久禾

* 繁體注意
* 主全職&劍三
* 產圖產文量少(#

「你未来要走补秀?那好,我冰心你云裳,你由我来保护,我的背就交给你了。」


那年,你向我递出了手,示意我跟上。


旋舞名动四方,手起刀落,猿公剑法斩去眼前万千军马,气势如虹剑气断长江。


随风袖低昂,我望着你背影发怔,挥袂舞霓裳,才惊觉你凭冰心即能遊走这六合八荒。


舞雩台上歌咏蒹葭,舞一曲水榭盈花。


含泪笑忘鹊踏枝步伐,任由筝曲领我随意弄足乱月华。


你笑道不必在意,双剑帝骖龙翔天地为低昂,足以护我与你相依慢声柔情唱。


但,凤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凰。


轻吟雨霖铃是男女儿情,我仅能与你互道兄弟。


江湖嬉声鼓心弦,霸足天下携我累前程,我不解轻叹。


你却只柔声道江海为凝光。


只是個小段子,但明明想著丐秀在寫,卻發現完全看不出丐幫的影子……(艸
是說丐秀明明很好吃啊但這坑怎麼這麼冷呢(哭粗乃

------------------------------------------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

瘦西湖畔,人比花娇。

他就这样偷偷瞧着,一连就是数月,只觉内心有股悸动在萌芽。

直到有天一名七秀弟子向那姑娘喊了声「师弟」,他才惊觉这些月来他暗恋的,是个男孩子。

尽管知道当下他错愕过、他伤心过,隔天却依旧到了他平日舞霓裳的水榭歌台,痴痴的远望着他。

栽了便认了呗,他想。

却不想隔天他又到了平时偷瞧着的地方,而朝思暮想的身影就在那儿等着。

他背靠着树,见他来了只是微微扬起唇, 温柔的笑道:「霓裳只为一人舞,我一连为你舞了数月,这舞,君可满意否?」

第一天,我送了朵花给你,你撇过头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

第二天,我送了坛酒给你,你拧着秀丽的眉冷哼一声,双手抱胸撇过头去。

……

第十天,我送了把扇子给你,你嫌我的东西脏,不肯收下。

……

第二十天,我抱了颗隼蛋想送你,因为听说你喜欢宠物,但你还是撇过头对我视而不见。

……

第四十天,我拿着红绸缎想送给你,你不屑的说这东西你们门派多的是。

……

第六十天,我手里拿着要给你的礼物,在远处看着你和一位少林的小僧有说有笑。

……

第七十天,我不敢去找你了。

因为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送给你,虽然至今你一样都没收下。

想到那天你对那名小僧露出我不曾见过的表情,心口猛地一阵抽疼,无处发泄我只好一把抄起随身携带的酒坛仰口大灌。

人说借酒浇愁愁更愁,反正没什么能比你不接受我更愁的了,那就喝吧!

……

第七十七天,我在酒馆门口看到你那抹鲜红的身影,你朝我大步走来,揪着我的臂膀往外头大步走去。

我不明所以的给你拉着,想到你前些日子如此待我,一股悲伤还是无法遏止的升起,而你现在又想做什么呢?继续伤害我吗?

给你拉到一处风景不错的地方,我才惊觉这儿离城镇已有一段距离。

想着你我就会恍神到不知哪儿去,这可真糟糕,我责备自己。

当你停下步伐,我看见你脸颊红透了,就像我喜欢吃的梅花饼一样,虽然我只吃过师父给我的那一次而已。

「喂!你!」你指着我的鼻头叱道。

我不明白你一脸恼怒是为什么,明明要比较生气的是我才对,偏偏我怎么就是气不起来,反而觉得你红扑扑的脸颊很可爱。

师父说我这叫恋爱,嗯,我七十七天前就知道了。

「你怎么都不来找我了!亏我这几天一直在等你!」

你鼓起脸颊骂道,用蛮不讲理的高姿态。

但我还是觉得很可爱……糟糕,师父你徒弟我没救了。

「说话啊!你不是喜欢我嘛!不是一直送礼物给我嘛!你为什么都不觉得我明明不断拒绝你,却还是在这七十七天内从没离开过你送礼物给我的地方这点很奇怪啊!」你噘起小嘴,看着上头的水光我有些出神,好半晌才惊觉你似乎话中有话。

「呃……为什么?」我愣愣的开口,声音出来才觉得自己很蠢。

「你个白痴!」你从腰后抽出把扇子敲在我头上,吼道:「你从来都没说过一句喜欢我!」

看着你赤红的脸颊,那朵红云一路蔓延到耳际,我才感觉到自己脸上似乎热热的,心跳在不断加快,就连双手好像都有点颤抖。

「你说话啦!难不成你一直送我礼物不是喜欢我,而是真的像师姐们说的,丐帮都只想要个绑定奶吧……」你一边说着,话音里渐渐带上哭腔,连眼眶里都有些泪珠在打转。

我看着慌了,想帮你擦掉眼泪却又想起你之前嫌我脏,伸出的手要收回也不是帮你擦眼泪也不是,你却看着我的丑态笑了出来,自己擦掉眼泪倾身靠近我,笑道:「吶,你老实说,你喜不喜欢我?」

你笑得腼腆,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看着我跟你只要我伸出手就能将你揽进怀里的距离,咽了咽口水,「喜、喜、喜欢!」

听到自己的声音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尼马告白还带舌头打结的?丐帮的脸给我丢到深谷里去了。

你却只是笑得巧笑倩兮,一把扑到我身上两手揽着我脖子,脸颊红红的说:「真巧!我也喜欢你。」

 

#花草組

從後頭環住張佳樂,王杰希將頭靠在對方肩上,低頭看張佳樂滑著手機不知道在打些什麼,半瞇著眸子隨口問道:「樂樂,不睡嗎?」

「等等,快好了快好了。」語帶一絲飛揚,張佳樂笑著將最後一個字打完按下送出,把手機放上床頭櫃,竊笑幾聲便乖乖躺下,任由王杰希在後頭抱著偷吃他豆腐。

在張佳樂頸邊親暱的蹭了蹭,王杰希笑道:「什麼東西這麼神秘?」

「也沒跟什麼,剛跟大孫提到你呢,說是如果你不好好照顧我,他就算手殘了照樣能把你打趴在地上。」

張佳樂笑著將方才的聊天對話全盤托出,沒意識到後方環著自己的人瞬間變了臉色。

「樂樂……。」

「嗯?」

「我的床上怎麼會有其他男人的名字呢?」面帶微笑,王杰希一個翻身將人壓至身下,略為一大一小的雙瞳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呃……你冷靜點,我累了,真的。」艱難的嚥下口水,不安竄上背脊,張佳樂下意識的縮了縮身體,想逃避上方灼熱的目光。

「我很冷靜,所以你今晚不用睡了。」王杰希勾起抹冷笑,看在張佳樂眼裡卻是欲哭無淚,只能閉上眼承受自己的作死。

no zuo no die.

自己怎麼就永遠學不會呢?

婚禮當天人在韓國各種殘念……但死也要在首爾塔替他們倆來個祝賀!(字醜就ry(###

葉藍一生推,葉藍生一堆!

沒什麼能說的,就一句

你們要幸福啊!!!!!!!!

火燒雲


雖然是畫葉藍……但應該說君藍比較適合(?


<花草組>
“大眼大眼,你說我們能在一起多久啊?”
“直到星辰墜落,你說呢?”
“可花開不了那麼久,怎麼辦?”
“那就讓繁星隨花凋零,手牽手一起墮入凡塵去。”

怕cp太冷雷到別人,但其實我一直超愛花草組(大眼x樂樂)……TTTTTT
哪裡有小伙伴啊求搭訕TTTTT
啊還有背景渣求輕拍(##

《彼岸花》

葉藍
※這篇腦洞開超級大,大概是人&妖這類的paro……(#

※《彼岸花》這篇裡,藍河唱的那首詩取自網路,因為意境太美所以忍不住用在葉藍這了(#),但整首詩的來源不知道出自何處,所以若有冒犯會盡速撤下這篇的

※下面詩的內容是我自己腦洞成現在這樣,原意並非如此(###

※因為有朋友說看不懂(###),所以正文下面有補上全文翻譯(?)


-----正文-----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佛經》 


人妖殊途,終究走上別離一路。

當年你為殺我,耗費心機;我為躲你,葬了自己。卻因情路漫漫,你我迷失於彼岸花畔。

但彼岸花,花開、花落,花與葉至始至終,不會一同綻放。

那年佛問我:「以此一生,換你生死相許、至死不渝,如何?」

想你容顏、想你為榮耀踏上征途、想你為我……。

我只是笑著搖了搖頭。那不是我們要的結局,不是,卻令人嚮往。

何等鼻酸。

佛看我這等模樣,搖了搖頭,彎身輕撫一地紅花,黯然一笑,輕道:「是彼岸花,彼岸花開,花開彼岸時, 只一團火紅; 花開無葉, 葉生無花; 相念相惜卻不得相見, 獨自彼岸路。」

我聽了只是笑,開口輕唱:「花開彼岸時,只一團火紅;花開無葉,葉生無花;相念相惜卻不得相見,獨自彼岸路。
彼岸花,永遠在彼岸悠然綻放;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煙花事,盡付風雨間;多少塵間夢,盡隨水東轉。
看見的熄滅了!消失的記住了!
開到荼靡,花事了!
留下的記憶不過是一地花瓣。
風吹走了,就沒有了!
那一夜,夢中相會,你是白色無根蓮,我是紅色彼岸花,你蒼白如雪,我妖紅似血。
你落落於天山鏡池水沄沄;我寞寞在幽冥黃泉路漫漫。
那一刻,愛上你,命裡劫數,無路可逃,無所可逃。
我會一直等,三千日斗轉星移,你終於老去,我依舊淪陷。 你來到渡口,前方暗河黑水潺湲,投以我淺淺一笑,孟婆湯碗已空。
你踏上奈何橋,心靜如水,心沉如石;我合上亂花枝,心痛破碎,心死無望。
我脈脈花香的纏綿,抵不過苦澀寡湯的忘卻,我還活著,沒有靈魂只有肉體,卻堅持愛你。」

<完>



*翻譯(?)


藍河是狐妖,葉修是道士這類的驅妖人士
唱歌前是藍河的回憶,回憶葉修死前跟他原是相殺的關係,但藍河先喜歡上葉修,所以說他「為了躲你,而不惜葬了自己」
因為不想傷到葉修所以藍河不斷逃避,這裡的葬指的是埋葬自己的感情

不過之後兩人(妖)還是相愛了,而彼岸花跟其葉是不會一起出現的,這裡在寫葉修是那葉,而藍河是彼岸花,就像一人一妖不可能在一起一樣

之後佛問藍河願不願意拿自己的生命,換葉修一生的愛(這時候葉修已經死了,所以下一句接的是“想你容顏”)
那個「換你生死相許」的「你」是指葉修,藍河以回憶在假想他跟葉修對話,所以用「你」來稱呼

佛問完,之後藍河想到葉修曾經為了跟他在一起而放棄了許許多多
想你(當初)為榮耀(當上高級道士之類的(##))踏上征途(消滅藍河(#####)
想你(之後卻)為我……(放棄一切)

佛說的“以此(藍河)一生、換你(葉修)生死相許”,其實也在說那個「佛」可以讓藍河解脫,陪葉修一起上黃泉路
但藍河拒絕了佛,因為他們要的不是一人死亡,而另一人陪葬
他們要的是一起攜手相伴到老,寧可一人死了,但對方記著他們曾經的一切,即使少了另一半也不要輕易輕生

藍河心裡清楚他要活著,但畢竟是妖,活得長了,所以反而更希望能陪葉修一起離開人世,這裡藍河是嚮往一起死亡的
但因為不行,所以他只能看著葉修比他早一步離去而獨自痛苦,因此他「鼻酸」
這裡在寫那種很矛盾的心情,藍河想陪葉修一起死,但他也想長長久久的記住他跟葉修曾經的一切

所以藍河在類似冥間(開滿彼岸花,因此佛才能一蹲下就摸到花)的地方徘徊
佛看藍河生不如死卻又不願意尋死,只能無奈的拿彼岸花來喻葉藍兩人

之後藍河唱的那首不是我寫的(再次強調),所以我是以自己的想法來解釋藍河為什麼在這時候唱這首詩,其實這首詩在這時候唱,對我來說就是藍河在不斷不斷的回憶、和抒發現在的痛,想讓回憶盈滿心而自己能堅持住活下去,但心裡彷如刀割的那種感受

此時的他們已是妖(藍河)鬼(葉修)殊途,所以「獨自彼岸路」
兩人身邊再無對方,所以對兩人來說都是「獨自」
之後形容藍河的回憶,和怕回憶隨風逝去

「那一夜,夢中相會」在寫藍河遇上葉修那一夜,像夢一樣
白色無根蓮形容葉修(道士)穿著白袍,像清漣的河中蓮一樣純淨聖潔如雪……(腦內中二爆發(#
紅色彼岸花在形容藍河身為大妖,身上染滿血腥
所以當時的葉修在天山,而藍河在黃泉

藍河在那夜初次見到葉修而愛上他,此時命裡劫數無法逃開
人與妖終究不能在一起,所以兩人一路上遇到重重阻礙,但葉修與藍河不同,葉修即使道行高深也還是個人類,依然要面對生死問題, 所以葉修早一步先死了,但藍河還是愛他(我依舊淪陷)

「你來到渡口……孟婆湯碗已空」葉修死了下黃泉,這裡腦補的就是無論葉修能力再高強,也不可能敵生與死的界線,所以葉修終歸只能在追到黃泉的藍河面前喝下孟婆湯
藍河看著葉修踏上奈何橋,知道無法挽回所以心靜如水,但也心痛的如沉石般
心死、且絕望
藍河一輩子的愛情、掛念、兩人的纏綿……終究抵不過一碗(孟婆)湯的忘卻

「我還活著……卻堅持愛你」
藍河還活著,但因為葉修不在了,所以也彷彿失去了靈魂,只剩下一具空洞的軀殼
唯一記得的,是他始終堅持愛著葉修。

一把傘,為你撐著一輩子。

用了朋友昨天想出來的句子,結果寫一寫反而比較偏親情向(爆


*
<葉修>

如果能夠重來,我希望睜開眼的瞬間,第一個看見的是你。

但在你離開我們的十年後,這早已是不可能的了。

知道嗎?沐沐看著你的照片依舊會在夜深人靜時無聲痛哭,你的死最痛苦的人是你妹妹,即使她在人前都是一副放下了的樣子。

你費盡一切心力打造的千機傘我給完成了,下次帶上帳號卡去給你看看啊!

沐秋……一把傘,撐不了一個家的圓滿,卻會給我和沐沐,撐起一輩子奮力活下去的希望。

你就放心的去吧。


*
<蘇沐秋>

自己的身體如何,我是最清楚的那個人。

我時間不多了,對不起,葉修。

曾經互相許諾的諾言,原諒我沒辦法將之兌現。

沒辦法再跟著你一起闖蕩榮耀,沐沐還得給你分神照顧,真的對不起。

但我們兄妹能認識你,真的太好了。

聽著你在最後不斷呼喊我的名,我緩緩的笑了。

至少,在最後閉上雙眼的剎那,看見的仍然是你。

謝謝你啊!葉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