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禾

* 繁體注意
* 主全職&劍三
* 產圖產文量少(#

<葉藍>
這是虐、這是虐、這是虐(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狠狠的OOC了一把(喂
但請相信我真的愛著他們QQ
沒修得太仔細所以若有語句不順還請見諒

*
也許,像這樣不完整的人生,才是最真實、記憶也最深遠流長的吧?


* * * * * * * *

在葉修奪得了世界冠軍的十年之後,有一天藍河正整理家裡的雜物,突然發現被擺在櫃子最上層不起眼的角落,有個佈滿灰塵的盒子。

藍河一時好奇心激起,翻了翻裡頭的東西,直到看見一個黑色的角露出,他愣了愣,從裡頭拿出一個依舊被保存的好好的帳號卡,上面有個大大的榮耀logo,而在一小角寫著兩個字 - - 絕色。

也許是一時迷了心竅,藍河拿著卡坐到了電腦桌前祈禱還登的進去。

當遊戲畫面跳了出來,藍河確實是又驚又喜的,就算再久沒碰過了,這也是他曾經最愛的遊戲。

「把拔?尼在玩什麼?」許修用著還不甚標準的發音屁顛屁顛的蹭到藍河身邊,抓著藍河的腿想攀上去。

輕笑著將兒子抱到腿上,藍河幾乎是下意識的打開好友欄,視線瞥向唯一亮著燈的名字 - - 無敵最俊朗。

藍河望著名字怔愣了好半晌,才移動滑鼠點擊名字想發點東西過去,但沒想到對方早他一步傳了訊息過來。

「藍河?」

真的是他……唇邊滑過一絲苦楚,藍河篤定的想。

「好久不見,葉神。」

回了個訊息過去,他很確定對方也清楚自己是誰。

葉修開了語音:「真的是好久不見,這些年過的怎樣?」

傳來的是再普通不過的訊息,也是他再熟悉不已的聲音,只是其中,多了些當年不及的滄桑。

藍河聽著葉修的聲音,幾乎控制不住落淚的衝動。

「還行。」

沒你的地方,就是這樣了吧!

這樣的話,他說不出口,也不能說。

「那就好。」

葉修的聲音裡似乎是帶著笑的,所以他也只是輕輕的笑了出聲。

「把拔?尼怎麼哭哭了?哪裡痛痛嗎?」

許修伸出小小的手,想拭去藍河無意識中流下的眼淚。

但藍河沒想到兒童單純的言語給他的打擊竟會是如此龐大。

「是啊,爸爸痛著呢,心痛。」

「你跟誰說話啊?」

耳麥的對面葉修聽到了他的聲音,出聲問了句。

沉默了會,藍河才答道:「我兒子。」

聞言藍河的耳麥裡不再出聲,久到他以為葉修離開了,葉修才輕聲的問:「那孩子叫什麼?」

藍河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在那一剎那,他似乎聽到了葉修的哭腔。

藍河改用打字的送出訊息,他不敢讓葉修聽到他近乎崩潰的哭聲:「許修。」

對面再次陷入沉默,良久,葉修才回傳了個訊息。

「好好過。」

僅僅三個字,原先無敵最俊朗亮著的燈便熄了。

藍河抽出了帳號卡,他不知道他當初做的選擇究竟是不是正確的,只知道既然做了,那麼他就不能後悔。

即使這選擇是將自己封入永恆的哀慟。


*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

五十年

六十年

這年

他85歲,離生死僅一線之隔。

這期間他跟葉修不再有聯繫,躺在病床上時,他腦中唯一出現的是葉修當年對他唱《十年》中的最後一句。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淚不是為你而流
也為別人而流。」

也為別人而流嗎……?藍河失笑,彷彿身邊所有焦急呼喊著他的聲音都不再與他有關。

葉修,我始終不夠堅強啊!

葉修……

葉修……

我、

一直……

……。

<完>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