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禾

* 繁體注意
* 主全職&劍三
* 產圖產文量少(#

第一天,我送了朵花给你,你撇过头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

第二天,我送了坛酒给你,你拧着秀丽的眉冷哼一声,双手抱胸撇过头去。

……

第十天,我送了把扇子给你,你嫌我的东西脏,不肯收下。

……

第二十天,我抱了颗隼蛋想送你,因为听说你喜欢宠物,但你还是撇过头对我视而不见。

……

第四十天,我拿着红绸缎想送给你,你不屑的说这东西你们门派多的是。

……

第六十天,我手里拿着要给你的礼物,在远处看着你和一位少林的小僧有说有笑。

……

第七十天,我不敢去找你了。

因为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送给你,虽然至今你一样都没收下。

想到那天你对那名小僧露出我不曾见过的表情,心口猛地一阵抽疼,无处发泄我只好一把抄起随身携带的酒坛仰口大灌。

人说借酒浇愁愁更愁,反正没什么能比你不接受我更愁的了,那就喝吧!

……

第七十七天,我在酒馆门口看到你那抹鲜红的身影,你朝我大步走来,揪着我的臂膀往外头大步走去。

我不明所以的给你拉着,想到你前些日子如此待我,一股悲伤还是无法遏止的升起,而你现在又想做什么呢?继续伤害我吗?

给你拉到一处风景不错的地方,我才惊觉这儿离城镇已有一段距离。

想着你我就会恍神到不知哪儿去,这可真糟糕,我责备自己。

当你停下步伐,我看见你脸颊红透了,就像我喜欢吃的梅花饼一样,虽然我只吃过师父给我的那一次而已。

「喂!你!」你指着我的鼻头叱道。

我不明白你一脸恼怒是为什么,明明要比较生气的是我才对,偏偏我怎么就是气不起来,反而觉得你红扑扑的脸颊很可爱。

师父说我这叫恋爱,嗯,我七十七天前就知道了。

「你怎么都不来找我了!亏我这几天一直在等你!」

你鼓起脸颊骂道,用蛮不讲理的高姿态。

但我还是觉得很可爱……糟糕,师父你徒弟我没救了。

「说话啊!你不是喜欢我嘛!不是一直送礼物给我嘛!你为什么都不觉得我明明不断拒绝你,却还是在这七十七天内从没离开过你送礼物给我的地方这点很奇怪啊!」你噘起小嘴,看着上头的水光我有些出神,好半晌才惊觉你似乎话中有话。

「呃……为什么?」我愣愣的开口,声音出来才觉得自己很蠢。

「你个白痴!」你从腰后抽出把扇子敲在我头上,吼道:「你从来都没说过一句喜欢我!」

看着你赤红的脸颊,那朵红云一路蔓延到耳际,我才感觉到自己脸上似乎热热的,心跳在不断加快,就连双手好像都有点颤抖。

「你说话啦!难不成你一直送我礼物不是喜欢我,而是真的像师姐们说的,丐帮都只想要个绑定奶吧……」你一边说着,话音里渐渐带上哭腔,连眼眶里都有些泪珠在打转。

我看着慌了,想帮你擦掉眼泪却又想起你之前嫌我脏,伸出的手要收回也不是帮你擦眼泪也不是,你却看着我的丑态笑了出来,自己擦掉眼泪倾身靠近我,笑道:「吶,你老实说,你喜不喜欢我?」

你笑得腼腆,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看着我跟你只要我伸出手就能将你揽进怀里的距离,咽了咽口水,「喜、喜、喜欢!」

听到自己的声音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尼马告白还带舌头打结的?丐帮的脸给我丢到深谷里去了。

你却只是笑得巧笑倩兮,一把扑到我身上两手揽着我脖子,脸颊红红的说:「真巧!我也喜欢你。」

 

评论(8)

热度(19)